首页 > 中国村庄 > 正文
 
槐花白 槐花香
作者:商长江 点击数:44 更新时间: 2024-04-17 来源:《中国村庄》
 
 

不知不觉,又到四月,正是一年槐花香。

此时此刻,路边的槐树上那无数白色槐花不经意间在阳光和鸟鸣里绽放,一团团、一簇簇、一串串槐花缀满树枝,洁白如玉、如雪,憨态可掬,煞是惹眼好看。远远望去,就像挂在枝头随风摇曳着的白色风铃,也很贴切。

小时候,村里村外,满山满峪到处都是洋槐树。这是一种极易栽种的树,生命力极强,即使在贫瘠的土地上,也总能看到它那高大挺拔、姿质俊秀、茁壮成长的身影。

而初夏的四月,那高大槐树在乡村和路边散落着,长久地给人们带来成片的舒适和荫凉,时隔多年以后,让我始终无法忘却。每当槐花开放的时候,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淡淡而素雅的甜香,沁人心脾。那甜丝丝的味道,也常常在梦中挥之不去。

槐花为多生花,总状花序,蝶形花冠晶莹如白玉,盛开时成簇状,重叠悬垂。小花多皱缩而卷曲,花瓣多散落,完整者花萼钟状,黄绿色,先端五浅裂;花瓣五瓣,以白色或黄白色多见,通常一片较大,近圆形,先端微凹,其余四片长圆形,是为旗瓣,其余为斜倒卵形的翼瓣,完美构成了三角形镰状洁白龙骨瓣,酷似展翅欲飞的蝴蝶,又像穿着雪白连衣裙的小姑娘在迎风翩翩起舞。

那不时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的样子如众多飞来飞去的白鸽,慢慢向醉美四月吐出阵阵清香。先是淡淡的,不为人注意,随后便向四处弥漫开去,浓浓的溢出夜晚和白昼,让乡村充溢着一种安闲和舒适,有时会扑到孩子的脸上,姑娘媳妇的花衣上,最终沁入人们心底。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这首诗极传神地描绘了槐花绽开时的盛况。

望着满树莹洁如玉的槐花,极易让人产生一种亲切而依恋之情。而小时候摘槐花的情景便倏地突现眼前,那天真无邪、充满憧憬的孩提时代好像又重新来过。

我家的院子里就有两棵粗大的槐树,槐花什么时候开,逃不过我的眼睛。每当槐花盛开飘香时节,也是我童年生活的一个快乐节点。这时,我便迅捷地爬上去,用手劈下长有槐花的树枝,母亲在下面捡拾。槐花花苞是一种独特的扁状,开花的时候会张得很开,像一个倒挂的酒盅,小巧、精致、内敛,一只花瓣翻出,露出尖细的花蕊,很甜。看上去也极像一串串葡萄,挂在树枝上,躲在树叶间。

有时,我会坐在槐树上的树杈间,摘上几片较大的卵圆形槐树叶,双手捏住叶子两边,将叶子的一半含在嘴里当乐器用,鼓起腮帮,能用力吹出一种尖锐而悦耳的声音,这样演奏出来的“音乐”穿过四月的乡村,一直回荡在村内,特别神秘、好玩!

而采摘槐花之后,身上、衣服上会粘满槐花的淡淡香味,真是花香满衣。

那时,农村生活不像今天这样丰富,母亲会想方设法做些好吃的来调剂生活,而槐花菜豆腐是家乡人饭桌上的一道时令饭菜。槐花好看好吃,色香味形俱全,制作起来也不麻烦。将槐花捋下,洗净,待水分沥净,切点青葱,加少许肉丁,撒些干面粉,添了油盐等佐料,拌匀。然后在篦子上铺上笼布,把盆子里调和好的槐花豆腐生料放在大锅上蒸不到十分钟,掀开笼盖,槐花的清香扑面而来。尝一口,软软却有点劲道的槐花饭,伴着槐花特有的清香,让人直吃得肚圆饭饱。若是什么调料也不放,只用少许的面粉拌了,蒸熟也好吃。也有人用来包槐花包子,只是我没有吃过。

小时候,由于食物缺乏,不得不用一些野菜或槐花、榆钱、榆叶、杨叶等等作为食物。在这些食物中,槐花饭是比较好吃的。

槐花不仅可吃,还可以入药,具有清热解毒、凉血降压的功效。对常见的高血压病、糖尿病等有显著疗效,还能增强毛细血管的抵抗力,防止血管硬化,具有很高的食疗养生价值。

槐树树形挺拔高大,木质结实,是上好的木材,特别适合做家具,这也是那时我们这里槐树多的原因吧。

又是人间四月天,又是槐花飘香时,快乐无忧的童年早已成为梦中的蝶影,一去不复返。但我还是愿意再回到那个槐花飘香的故乡,因为那里有儿时的记忆和根,那一簇簇、一团团、一串串洁白的槐花,就好像挥之不去的梦,时时浮现在脑海里。

作者简介:商长江,山东省宁阳县人,泰安市作协会员,宁阳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宁阳文学》责任编辑、诗歌选稿编辑。常用笔名:麦客、春梦如烟、月之故香。2005年开始写作,2009年起至今在《山东文学》《云南群众文化》《现当代作家》《新时代文学》等190余种文学纸媒发表诗文1800余首(篇)。作品入选多种文学和诗歌选本。

 
免责声明: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