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要闻 > 正文
 
乡村振兴到底有多大的潜力,又是怎么分布的?
作者:周其仁 点击数:96 更新时间: 2021-10-22 来源: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周其仁,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前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2010-2012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农民、农业、农村都有了很大改善和提高。但是对照全面现代化的要求,“三农”还是一个薄弱的短板。所以说,乡村振兴是一个非常重的任务。这里我着重谈一下乡村振兴到底有多大的潜力,这些潜力是怎么分布的。

    讨论乡村振兴的潜力,不能单单从乡村着眼,而应该着眼于整个国民经济。

    首先看乡村、农业、农民还可以满足哪些潜在的需求,这个需求是发展乡村、振兴乡村的一个最重要机会。抓住了这种满足需求的过程,就能把“三农”的问题解决得好一点。

    国民经济高速的工业化、城市化,把大量要素从乡村抽到了城市,这是过去几十年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显著特征。农村年轻的、生机勃勃的、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劳动力大量离开农村,这当然给乡村振兴带来了挑战和问题。

    但是根据最近几年的观察,高速城市化和工业化也对乡村、对“三农”提出了一些新要求,这些要求并没有得到满足。

    随着国民收入的提高,国民经济对农产品,特别是对较高质量的农产品有旺盛的需求。我们GDP大概一半左右是消费,消费当中最大比重的开支就是食品。食品供应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无论如何一定涉农,一定跟农民和土地连在一起。

    都说房地产厉害,一年房地产销售额也就十来万亿,可是一年中国食品的消费也是十来万亿。而且房子盖完可以有几十年的生命周期,而一年十几万亿的食品,吃完第二年又有十几万亿的需求。而且目前从进出口看,有很多国内食品需求是高度依赖远程、依赖国际贸易的。

    现在我们对高品质农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重视新鲜,而新鲜和距离有关系,尤其新冠疫情提出了很大的挑战,病毒很多是在冷冻食品上发现的。过去几十年形成的超长远程冷冻储存的食品供应模式有可能要发生变化,要转到更靠近生产和消费、更加容易保鲜的地方,同时还要碳排放更低,所以这个需求是非常现实的。

    现在中国已经有600多个城市,这600多个城市就是巨大的食品消费市场,所以靠近城市的农业、农村、农民可以挖掘里面的潜力。

    第二,城市居民要到乡村去休闲度假。我们现在很多景点人气很旺,但是乡村地方破破烂烂,影响整体的观感。发掘农村旅游资源还有很大潜力。

    第三,新技术可以在农业、农村建设中找到应用场景。不能认为农业是个传统行业,农业实际上是可以应用高科技的行业。

    去年以来我们走访了一些高科技农业公司,受到很大启发。科技在农业里的应用,可以为农民增加收入。

    其实,国民经济都是互相联系的,每个部分、每个分支要通过满足别人的要求来武装自己、富裕自己。城市和乡村都是一致的,城市是要给别人服务,农村也是要给别人服务。农村发展不好是过去为别人提供的产品数量和质量不够,所以就相对贫困。仅仅靠从高收入的地方移过去这是不够的,内生动力的含义就是它能通过给别的部门、别的板块提供优质产品、提供优质服务来获得收入财富、获得投资。

    对非农化(Non-farming)就业机会在乡村振兴当中的作用要做恰当的估计。中国过去城乡隔开的时候,农村一开始改革、农村工业化,乡镇企业是如火如荼,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上亿的劳动力在乡镇企业工作。

    我们当年做过很多调查研究,也肯定过,但事后看,等到城市一开放,大量原来农村办的企业都垮了。

    所以,Non-farming恐怕在空间分布上还是有自己的规律,它要相对集中,跟市场关联、跟交通关联,并不是每个乡村都适合发展非农产业。

    农村还是要把注意力首先集中放到农业这个主导产业上来。现在很多人没信心,觉得农业收入就是低,谁搞农业谁穷。要从大城市周围开始突破这个概念,把科技加进去,农业是有希望的。

    比如,发达国家丹麦,人均收入5万多美元,养猪业还很发达。这就是依靠科技,让好的种猪供应全世界。所以,大城市周围农村是有机会形成高效农业的。

    还有荷兰,按国土面积来说是小国家,但却是全世界第二大农产品净出口国,除了美国就是它。所以,中国的上海也好,广州深圳也好,南京也好,长沙也好,围绕着都市圈,农业地带的利用效率还有巨大提升空间。

     编辑:天地农大

 
免责声明: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