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村庄 > 正文
 
朱重庆 以开放的胸襟拥抱合作
作者:任红伟 点击数:120 更新时间: 2019-05-20 来源:《中国村庄》
 
 

    朱重庆,五村联合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航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航民村)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浙沪五村合作组织走过了11年,五村联合控股有限公司走过了7个年头,朱重庆也担任了7年的董事长。如今,五村控股的项目运作也初见成效,由其投资创建的五村园落户浙江杭州西溪湿地,将在今年的全国“村长”论坛执委会上向公众亮相。朱重庆说,五村合作模式是对强强联合的探索,未来如何发展,关键在于做好战略规划和定位。

    朱重庆个子高大,肤色黝黑,却总是笑眯眯的,说话不急不躁,认识他的人都夸他厚道、诚心、待人谦和,他以自身品格赢得了合作者的信任和支持。

     ·一次选择,一生担当

    1979年,是航民大队迎来重大选择的一年。这一年,朱重庆26岁,还是航民大队的会计兼手扶拖拉机手。因为“厚道、诚心”,他被推举为农机元钉纸制品厂厂长。说起这个名字的由来,朱重庆都忍不住发笑。在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以前,农村生产大队办厂必须跟农业相关,名字里不能没有一个“农”字,这才加上“农机”两个字。而实际上,这个厂根本没有生产过一台农机。

    那年1月,航民大队召开了党支部会议,学习贯彻《关于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的意见》。当时的萧山县委提出有条件的公社大队可以兴办社队企业。犹如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一块巨石,激起千层涟漪,航民人的心逐渐活泛起来。萧山一带流传有靠“染缸、酒缸、酱缸”三缸致富的说法,航民最终选择了“染缸”。4月,航民大队开会商量创办漂染厂事宜,大队支部书记徐才法提议由朱重庆担任漂染厂厂长。

    徐才法就是看中了朱重庆的厚道实诚,宁可自己吃亏,也绝不占小便宜。因此,推荐朱重庆首任厂长。事实证明,徐才法的决定很明智。多年后,徐才法自豪地说:“现在,我们航民富起来啦,我为航民高兴,也为自己没有看错人而高兴。你说从哪里找一个像重庆这样无私心杂念又任劳任怨的人?”

    朱重庆和航民以村集体6万元农业积累创办了萧山漂染厂,从此开启了航民集体经济的发展之路。早期创业之路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强行起飞,杀出一条血路。朱重庆他们去上海聘请师傅和采购旧设备,住一晚5毛钱的招待所,却在上海燕云楼花44元请人吃饭,一只12元的北京烤鸭贵得让人咋舌。朱重庆他们穷也穷得“阔气”。

    办印染厂需要一只大炼桶,新做需上万元,而买二手货很便宜。打听到上海一家炼染厂刚巧有,可是,厂设备科长却连连摇头:“卖不来,卖不来!你们社队企业想买这种设备,出了事谁负责?朱重庆通过“内线”,打探到大炼桶何时卖到废品公司,又回萧山,请当时萧山县社队企业局开了张介绍信到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再在那里转开一张介绍信到上海废品公司,待大炼桶一到,他们就以废品的价格“曲线迂回”买来了这台二手设备。

    几经周折,朱重庆他们在大上海“淘”回来一套漂染用的旧设备和染料。1979125日,航民村新办的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工厂——航民漂染厂正式成立并投产。开办工厂的第二年,漂染厂产值达到38万元,利润达到14万元;1982年,航民当年利润就突破了百万,成为当时萧山县第一个实现利润超百万元的队办企业;1990年,航民村全村工农业总产值达10476万元,一跃成为浙江省第一个亿元村。

    航民人有“一次选择”之说,指的就是筹建漂染厂的决定。因为这“一次选择”,航民走上了快速发展致富的道路。在笔者看来,已经过世的老支书徐才法的“一次选择”也十分重要,他推荐的接班人让航民道路越走越宽。多年后,有人问朱重庆当初是否有想过失败的后果,朱重庆说:“没有!连干得不好的想法都不允许有!我和老支书的想法一样,一定要让航民人有饭吃、有工作,过上好日子!”

     ·自有“活法”的航民道路

    朱重庆的路,是越走越宽。

    1991年,38岁的朱重庆被《中国青年报》推选为“第二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在北京参加颁奖时,他不无自豪地说,航民村人均年创收6000美元。彼时,我国的人均GDP329.75美元。

    两年之后,1993年的全国“两会”上,朱重庆和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等一起,被“两会”新闻中心邀请,就乡镇企业发展问题答中外记者问。有记者问到乡镇企业发展如何处理耕地问题,朱重庆说:“我们在发展乡镇企业时很注意这个问题,宁可多花一万钱,也要少占一分田。”朱重庆有自己的底线坚持,航民也自有处世哲学:村子各有各的活法,符合村庄发展实际就行。

    朱重庆走的就是航民道路。1987年,广东顺德一家织布厂找朱重庆联系印染业务,朱重庆说:“你们广东是布坯产地,到萧山印染,来回运费太贵,又延误时间,我们是否可以考虑联营。”对方当即同意。当时很多人担心,这是有去无回的买卖。广东太远,到那里去投资,是冒险。朱重庆认为,你有一掌经,我有定盘星,只要看得准,走得稳,不相信航民人不能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当年年底,联办的顺德珠江印染厂,投产一年就收回了全部投资,并且发展很快。此后,航民村又在外地联办了好几家印染厂。朱重庆采用大厂办小厂,老厂办新厂的形式,不断扩大生产规模,拓宽经营门类,先后又办起了航民织布厂、杭州达美染整有限公司、澳美印染有限公司、航民热电厂、航民印染有限公司、航民宾馆、商场等十多家商业企业。

    朱重庆不局限于一时一地,而是将探索的眼光瞄向全国。

    2013年,面临国内劳动力、能源和土地成本不断增长的问题,航民参股的科尔美国公司另辟蹊径,率先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兰开斯特郡购置土地,成为首家在美国建设纺织工厂的中国企业。目前,该厂寻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多年来,航民村没有盲目并村、扩大规模,而是结合本村实际情况,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扎实推进让朱重庆心中更有底了。目前,航民集团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28家,总资产102亿元,且没有负债,形成了以纺织、印染、热电、建材、黄金饰品等行业为主体的多门类工业体系。其中,航民印染业位列全国印染企业前十,年加工印染布匹10亿余米,可绕赤道25圈;黄金饰品加工在全国位居第三,年加工量80余吨。

    建厂之初,朱重庆还是26岁的年轻后生,40年过去了,66岁的朱重庆闯过改革开放的汹涌浪潮,经受风云诡谲的商场淬炼,从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成长为一名扎根乡土的企业家和人心所向的村庄带头人。在荣耀、金钱的簇拥下,朱重庆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始终保留着一份为民的初心,否则也无法解释,航民村的百姓为什么那么信任他。朱重庆先后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第二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乡镇企业家和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航民村也被评为全国村镇建设文明村、中国经济十强村、全国创建文明村镇工作先进单位,航民村党委两次获评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2004712日,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视察航民村。

     ·桃子该由谁摘

    航民的1999年是不平静的一年,又是很平和的一年。这一年,航民实行了产权制度改革,为共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9年,国家实行企业改制,有一部分全民所有制企业转为民营企业,工人买断工龄,有能力的厂长盘下企业,做了老板。这一年的航民村站在这个十字路口,不同的选择将铸成20多年后截然不同的局面。当了航民20多年的家,朱重庆思索着改制的问题。他可以像其他厂长、经理一样,成为大老板,但他没有这样做。朱重庆想起了一个问题:桃子该由谁摘?

    这让他联想到毛泽东抗日战争胜利后提出的一个问题:胜利的果实由谁摘取?同时,毛泽东首先提出一个共产党人的立场问题:共产党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共产党的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适合人民的利益,如果有了错误,定要改正,这就叫向人民负责。同时,毛泽东也提出了解决方案: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

    在多日皱眉思索后,朱重庆豁然开朗。他巧妙借用了毛泽东的思想智慧解决了分配与共富的问题。

    朱重庆改制方案的核心宗旨就是向村民负责。朱重庆用农民的土办法,借用生产队的分配核算制度,按口粮、劳力、肥料三块进行量化。“口粮”占40%,是给“土地公公”的,即人人有份的村民股;“劳力”占40%,即工龄股,给劳动者;“肥料”占20%,即职务股,是给技术人员和经营者的。朱重庆又在“桃子理论”的基础上进行了细化和补充。令朱重庆意外的是,这个方案得到了广大村民的认可,村里实现了“全村没有困难户,家家都是富裕户”。

    整个改制在公平、公开、公正的基础上运行,对此,朱重庆解释说:“公平是目的,公开是手段,公正是立场。”朱重庆的魄力和胸怀是改制顺利进行的重要原因。他把村民看得比金钱重,能够做到这一点实属难能可贵。

     ·合作才是最大的共赢

    企业要发展,合作必不可少。航民集团从乡镇企业起步,发展到如今的百亿企业,合作发展必不可少。朱重庆在长期的合作中,宽容厚道的作风为其积累了大量信用资本,航民也实现了经济发展的大飞跃。20048月,航民集团控股的浙江航民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陆中国资本市场,并以5.84亿元的募集资金净额,创下萧山企业首次上市募资量最大纪录。

    199818日,浙江航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旗下拥有16家全资及控股企业,2家参股企业,2家协作企业,总注册资本达3.25亿元。随后,航民实业集团拿出1亿元,联合万向集团公司、杭州钢铁集团公司、顺德市珠江金纺集团公司、上海二纺机股份有限公司、湖南邵阳第二纺织机械厂等6家企业法人共同发起设立了浙江航民股份有限公司,总股本金达2亿元,由航民集团控股。通过股份制改造,为企业向更高层次的上市公司发展打下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入股的企业都有与航民有长期合作关系,他们彼此信任,相互了解,因而当朱重庆提出组建股份有限公司的意向时,他们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其中万向集团一家就出了6200万元,已经去世的浙商巨头鲁冠球曾说,“我到航民来投资,是看中了你重庆这个人”。厚道的作风,诚实的品格让朱重庆赢得了合作者的尊重和支持。

    2011年,浙沪五村合作组织建立了实体经济,即五村联合控股有限公司,朱重庆任董事长。朱重庆等五村合作组织领导人以开放的胸襟和心态来拥抱合作,建立了密切互信的新型合作关系,创造村际合作的新模式。在浙沪五村合作组织的示范带动下,全国各地纷纷涌现不同类型的合作组织,创新村域经济发展模式,推动了乡村振兴战略进程。

 
免责声明: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