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村社动态 > 正文
 
走上哈佛讲台的“包工头”
作者:陈强 点击数:60 更新时间: 2018-09-26 来源:北京日报
 
 

 

  郑各庄村口如今建起了仿古牌坊,成为温都水城旅游景区的大门,既为市民提供了休闲娱乐场所,又美化了乡村环境、增加了村民收入。

 

 

  从宏福大厦楼顶向北望,面貌一新的郑各庄村尽收眼底,黄福水倍感欣慰。

 

  

  1993年,时任昌平县郑各庄村生产队大队长的黄福水在建筑工地作业。

  

  寄语改革开放40

  改革开放,给我带来的是思想上的巨大转变!我刚开始组建建筑队时,为的是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根本没想到能有后来的宏福集团,可以说是改革开放改变了我的命运。同时,因为有了改革开放,郑各庄村也发生了巨变,我们走出了一条“主动城市化”的道路。

  ——黄福水

  1986年,22岁的昌平县郑各庄村村民黄福水,向亲戚借款5万元买了二手挖掘机和二手推土机,又拉上同村的几位“发小儿”成立了建筑队,而他自己,就是这支队伍的“包工头”。

  多年以后的2012年,48岁的黄福水以宏福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来到哈佛大学演讲,题目是:创新解难题,思变求发展。台下,坐满了对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充满兴趣的年轻人。

  “包工头”走上哈佛讲台,黄福水的故事堪称传奇。

  故事要从1984年说起。这一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中国的改革又向前迈了一步。同年,年仅20岁的黄福水从北京北郊农场党校农村后备干部预科班毕业,回村担任生产队大队长。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改革开放以后推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生产力,但家庭分散经营难以形成规模的弊端开始显现,“村民种地积极性不太高,觉得成年累月地在庄稼地里折腾,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富裕起来。”

  穷则思变!当时,北京正在筹备第十一届亚运会,郑各庄村离亚运村不过10公里。黄福水果断地在1986年成立了建筑队,挂靠到昌平二建旗下,自己也从村里的大队长变身工地的“包工头”,“我倒要看看,外边的人都是怎么挣钱的!”

  不过,这个“包工头”不过是名义上的,“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干活的,最多算个召集人。”如今,在宏福大厦19层黄福水的办公室里,案头一张拍摄于1986年的老照片十分显眼。照片上,年轻的他意气风发,驾驶着挖掘机,笑容灿烂。为什么这么高兴?“选择组建施工队这条路走得对,我们十几个人凭着一股子干劲儿,当年就挣了50多万元。”黄福水回忆道,那时北京市职工的月平均工资仅100多元,市中心的房价每平方米也才不到2000元。

  这次“甜头儿”,让黄福水着实风光了一把。

  但没多久,这支农民施工队就遭遇了“瓶颈”,他们只能接一些小工程,扮演“别人吃肉我喝汤”的配角,勉强不赔钱。“我们没有大型运输车,只能租,眼睁睁看着别人参与大项目,赚更多的钱。”至于为何不加大投资购置车辆,黄福水坦言:“农民穷怕了,胆子小。”

  就这样,黄福水的队伍一直谨慎地保持着十几人的规模,直到1992年。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就像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小平同志告诉我们,发展才是硬道理,要抓住有利的时机,把改革的步子迈大一些。”黄福水决定买大车,掏出自己兜里所有的钱,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了144万元,购置了4台“太脱拉”,又把施工队从昌平二建分离出来,成立了北京宏远机械施工公司。当时,不少农民开始进城务工,黄福水立刻“招兵买马”。这一次,他终于当上了要车有车、要队伍有队伍的真正的“包工头”。

  上世纪90年代对于黄福水来讲,堪称“黄金时代”。1996年,黄福水的宏远机械施工公司资产评估已达3000万元。“那几年,北京城大面积开发,处处盖楼,我们公司效率高,受欢迎。”现在开车行驶在三环路上,每隔十来分钟黄福水就能看到自己公司参与施工的项目,“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见证。”

  1996年,在“建筑圈”已经颇有名气的黄福水,将公司更名为宏福集团,带着郑各庄的乡亲们一块干。除了“老本行”建筑工程,还开始涉猎旅游行业。

  旅游行业的“试验田”,就是他的家乡——郑各庄。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随后便开始建造各类场馆以及奥运村,这回,奥运村离郑各庄更近了。2003年,黄福水一边率建筑队参与奥运场馆的建设,一边带着村民利用村里的地热资源发展旅游。2006年,位于郑各庄村的温都水城正式营业。“旅游需要好的产业和生态环境做支撑,建设水城的同时,我们拆除了村里的工业大院,还引进了生物制药等高精尖产业。”黄福水说,那几年,就连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央戏剧学院也相继到郑各庄建设校区。

  2012年,多次获评京郊经济发展杰出典型的黄福水第一次登上了哈佛大学的讲台,他一点儿也不紧张,倒像个“常客”,“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我在台上讲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和感悟,创新解难题,思变求发展。”

  2013年,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黄福水预感到这又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恰巧当时宏福集团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收购了一家房地产企业,他便在2016年把国内的混凝土厂、门窗厂、钢材厂等和建筑相关的企业都迁往了当地,把生意做到了海外。

  “要想做大做强,得牢牢把握上下游产业链。”说这话的时候,距离黄福水当上“包工头”,已经过去了32年。

  本报记者 邓伟摄

 
免责声明: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