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村社动态 > 正文
 
“乡村振兴”为啥不叫“农村振兴”?
作者:农视网 点击数:141 更新时间: 2018-07-17 来源:农视网
 
 

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全面推进乡村复兴。


2017年12月底,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走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并提纲挈领地提出了乡村振兴“七条路径”,制定了乡村振兴“总路线图”,以及“三步走”时间表。


2018年中央1号文件,聚焦于乡村振兴战略,明确了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原则、目标、主要任务和规划保障等,为各地编制和实施乡村振兴提供了良好的政策依据和实施路径。

但乡村到底应该如何去振兴?

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应该把握哪些点?


“乡村振兴”为什么不叫“农村振兴”?


叫乡村振兴,为什么不叫农村振兴?一字之差,农村更突出农村是搞农业的地方,是农民生产生活的地方,乡村振兴更突出地域概念,不光是农业,乡村不能只搞农业,而且乡村今后也不光是农民生产生活居住的地方。像欧洲,法国的乡村,居住在法国乡村非农民占三成,这叫逆城镇化,我们的逆城镇化也会到来。


“天价彩礼”、“厕所革命”不只是噱头

——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提升农民精神风貌


韩俊说,现在讲“厕所革命”,有的地方可不就是搞个形象工程革命就完成了,有的地方厕所一改,政府补千八百块钱,农民掏一两百块钱,改完就不管了,冬天一上冻,农民着急了,冻了怎么弄。在北京知道,北京现在厕所各个也没有真正完成,郊区、城中村家里哪有厕所,都是旱厕。所以我就讲乡村振兴战略,开好局起好步每一项工作都很严,媒体要关注,要突出问题导向,要及时讲这些问题,现在我们不怕讲这些问题。如果我们忽视问题,我们把他当成一个口号来喊,喊十年二十年乡村也振兴不了。


乡村振兴是全面振兴,就说现在天价彩礼、大操大办、人情负担,现在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现在天价彩礼,“一动不动”,一动就是汽车,不动就是房子,或者三斤三两,三斤三两钞票就是十万,不用称,这个不算高的。现在很多我们在找一些这样的典型,在整治天价彩礼,还是引导农民,移风易俗,农村的不良社会风气。不光是富口袋,还要富脑袋,提高农村社会文明程度,农村的乡风文明,还得靠德治,靠自治,靠乡规民约。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要形成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推动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必须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提升农民精神风貌,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


在快速工业化城镇化大潮下,农村人口流动性显著增强,乡土社会的血缘性和地缘性逐渐减弱,农村由从熟人社会向“半熟人社会”加快演化。一些地方乡村文化特色逐步丧失,传统重义轻利的乡村道德观念侵蚀淡化,人际关系日益功利化,人情社会商品化,维系农村社会秩序的乡村精神逐渐解体,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乡村社会秩序的失范。一些农民社会责任、公德意识淡化,与家人感情日益淡漠,家庭观念不断淡化,导致不养父母、不管子女、不守婚则、不睦邻里等有悖家庭伦理和社会公德的现象增多,家庭的稳定性不断被削弱。封建迷信有所抬头,陈规陋习盛行。一些地方农村红白喜事大操大办,攀比之风和过度消费盛行。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缺乏一套适应农村社会结构特征、符合农民特点的有效方式、办法和载体,隔靴搔痒、流于形式的问题比较突出。


乡村是否振兴,要看农民的精气神旺不旺,看乡风好不好,看人心齐不齐。必须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坚持教育引导、实践养成、制度保障三管齐下,采取符合农村特点的有效方式,加强农村思想道德建设,加强农村公共文化建设,开展移风易俗行动,弘扬乡村文明。传承发展提升农村优秀传统文化,是乡村振兴的重要课题。要加强传统村落保护,深入挖掘农村特色文化,加强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理、提升展示和宣传。


人口流动大,乡村要靠谁振兴?

——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


我们2017和2011年相比农村常住人口减了九千万人,我们要和2000年相比减了3亿人以上,现在很多村庄叫房堵窗,户封门,家家不见年轻人,有的村可能一看就剩几个人了,中国农村正处在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中,这里面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人口的变化。人都流走了乡村怎么振兴?靠七老八十的人振兴?现在乡村就是一个共同体,共同生产、共同生活的基础,农民靠一个熟人社会,谁都知道自己的邻居是谁,传统的道德、伦理、习俗大家都是承认的。但是现在乡村共同体正在大量解体,很多人回去不认识自己的邻居了,很多人回去根本认不了全村的人。像我们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村里的人哪一个不认识的。


乡村振兴离不开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要加强和创新乡村治理,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让农村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


当前,农村经济社会结构正在经历深刻转型。一是农民持续流动。2017年全国乡村人口比2010年减少了9081万,比2000年减少了3.127亿。大量人口向城镇迁移,村庄空心化、农民老龄化程度加剧。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出现家庭分离,村庄空心化、“三留守”问题严重。二是农民出现分化。原来同质化的农民群体产生了明显的职业分化、收入分化、利益分化,带来农民意愿诉求多元化和行为方式多样化。2016年全国第一产业从业人员为2.1亿人,比2000年和2010年分别减少1.5亿人和6000多万人。处于不同阶层和群体的农民有着各自不同的利益诉求,也往往采取不同的利益表达方式,给农村社会发展和乡村治理带来新的挑战。三是农民原子化。市场经济发展激发了农户个体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积极性,同时瓦解了一些传统的经济和社会合作机制,强化了农民个体意识,弱化了农民对村庄生产生活共同体的意识。


面对农村这些正在发生的变化,我国农村社会发展和乡村治理在体制、机制等方面,还存在诸多的不适应,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一是一些地方农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现象比较严重。二是基层政府和组织的服务、组织、动员能力弱化。三是农村集体经济薄弱,管理权威和服务能力弱化。四是村民自治机制难以有效发挥作用,组织农民的难度不断加大。


要采取符合农村特点的乡村治理方式,既要注重运用现代治理理念和方式,更要注重发挥农村传统治理资源的作用。比如,近年来,浙江率先探索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治理模式,在完善自治、加强法治的同时,制定村规民约、行业守则、职业规范等道德章程,设置道德讲堂、德育基地、文化礼堂等各类载体,开展道德评议活动,提升德治水平,促进“三治”相结合,对化解社会矛盾、促进乡村和谐发挥了积极作用。要借鉴浙江等地经验,培育富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精神的新乡贤文化,发挥其在乡村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找!13万个村2900万户8900万贫困户,精准扶贫够精准吗?

不断提升农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韩俊说,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亲自挂帅、亲自上阵、亲自督战,总书记在“三农”工作领域花精力最多,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突出精准。当时研究中国有多少贫困人口,这个数是有的,每年有多少人脱贫,这个数是有的。但是你到一个县里我们调研去问,谁是贫困人口?你说我这个县还有30万,你把档案给我看,这30万人是谁,没有,不知道在哪儿。说我这个县3万人脱贫了,这3万人是谁,你把花名册给我,没有,确实没有。因为国家统计局在全国建立了一个调查系统,一个县也就抽最多的200人的样本,还有七八十个县没有样本,平均一个县150多户抽样,他不可能用一百多户的抽样推这个县多少贫困人口,国家统计局只可以告诉你全国有多少贫困人口,每年多少人脱贫,也可以大体说每个省有多少贫困人口,这个省谁脱了贫,但是谁是贫困人口,谁脱了贫,统计局说我真的不知道,因为他抽样推断,怎么能知道?所以我们从2014年开始搞建档立卡,13万个村2900万户8900万人找出来了,后来发现不精准,有的省精准率还不到70%,搞了两轮回头看,最多一年两百万人搞回头看,就是要精准。

农民生活环境“脏乱差”,该如何整治?

——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是一场深刻革命。



必须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落实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严守生态保护红线,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


近年来我国乡村绿色发展有了新进展。通过大力推行绿色生产模式,坚决打好农业面源污染攻坚战,农业资源利用的强度下降,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5以上,退耕还林还草4240万亩,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扩大到1200万亩;农业面源污染加重的趋势减缓,以垃圾处理、污水治理为重点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全面提速,全国73.9%的行政村对生活垃圾进行处理。但是乡村环境和生态问题仍很突出。资源硬约束日益加剧。人多地少水缺是我国基本国情,耕地质量下降,黑土层变薄、土壤酸化、耕作层变浅等问题凸显,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比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低0.2,华北地下水超采严重。环境污染问题突出。工业“三废”和城市生活等外源污染向农业农村扩散,上亿亩耕地不同程度受到重金属污染。农村垃圾、污水处理水平较低。生态系统退化明显。全国水土流失面积仍然有290多万平方公里,草原超载过牧问题依然突出,湖泊、湿地面积萎缩,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威胁,濒危物种增多。体制机制尚不健全。反映水资源稀缺程度的价格机制尚未形成。循环农业发展激励机制不完善,种养业发展不协调。农业生态补偿机制尚不健全。农业污染责任主体不明确,监管机制缺失,污染成本过低。


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要突出四个重点。


一是治理农业生态突出问题。大力推行农业清洁生产方式,切实做到该减的减下来,该退的退出来,该治理的治理到位。同时,要对症下药、综合施治,继续加大对水土流失区、地下水漏斗区、土壤重金属污染区的治理力度,分类有序退出超载的边际产能。


二是加大农村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把山水林田湖草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系统养护修复的有效措施,包括健全耕地草原森林河湖休养生息制度、进一步完善轮作休耕制度等。要继续把农业节水作为方向性、战略性大事来抓,大规模实施农业节水工程,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加快建立农业合理水价形成机制和节水激励机制。


三是建立健全生态效益补偿机制。对于环境污染的治理,不但要坚持不欠“新账”,还应考虑如何逐步还上“旧账”。构建以绿色生态为导向的政策支持体系,让保护环境不吃亏、能得到实实在在利益。


四是以更大力度推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和美丽宜居乡村建设。要整合资源、锁定目标、确定标准,力争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农村脏乱差的面貌得到根本改变,给农民一个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

小农户怎么才能富起来?

——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韩俊说,习总书记讲说一千道一万,核心还是农民增收,怎么让农民的钱袋子鼓起来。


这几年,我们强调发挥适度规模经营引领作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政策,这些都是符合现代农业发展方向的。但越是这样越不能忽视小农生产这个基本面。人均一亩三分地、户均不过十亩田的小农生产方式,是我国农业发展需要长期面对的现实。处理好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和扶持小农生产的关系,是乡村振兴的重大政策问题。要坚持家庭小农生产为基础与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为引领相协调,既要把定发展规模经营是农业现代化必由之路的前进方向,也要认清小规模农业经营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农业基本经营形态的基本国情农情。


一方面,要实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工程,培育发展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和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实践中,各地通过发展多种形式的社会化服务,依托土地股份合作、土地托管、代耕代种等有效形式,在不打破家庭经营格局情况下,实行统种统收、统防统治甚至统销统结,以服务规模化弥补经营细碎化的不足,实现了农业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经营、标准化生产,进而实现了基于社会化服务的节本增效、提质增效、营销增效。这种模式有效解决了亿万普通农户发展现代农业的问题,要认真总结、不断完善、加快推广。


另一方面,必须立足农户家庭经营的基本面,注重发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作用,采取普惠性的政策扶持措施,培育各类专业化市场化服务组织,提升小农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改善小农户生产设施条件,提升小农户抗风险能力,扶持小农户拓展增收空间,着力强化服务联结,把小农生产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为激活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中央加大“三农”体制机制创新力度。


上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多年来首次下调,主要粮食品种价格机制改革全面展开;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进入收尾阶段,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向党中央、国务院提交基本完成报告;


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央试点县增加到1000个,预计2019年年底前,全国农村集体资产的家底将全都摸清。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正在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免责声明:村社网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